克拉玛对克拉玛:我们都想追逐自己的梦

的图片 第1张

 

法庭上的对辩,总是让人心惊胆颤:严肃的场域,没有辩驳的空间,还有随时都有可能被曲解的说词;双方律师简直就是噬血猛兽,紧追彼此的痛处,虎视眈眈找寻一丝弱点,找到机会就大肆攻击,只要有一方气势趋缓,马上就会被穷追猛打。需要律师出马的问题,通常都已经无法收拾,法庭上的一切言语,通常都是赤裸裸、血淋淋,再加上冗长又反复的过程,也经常让缠讼多年的两方,精疲力竭,两败俱伤。

改编自同名小说,电影克拉玛对克拉玛(Kramer Vs. Kramer)聚焦在崩坏的夫妻关系,造成的家庭问题,达斯汀霍夫曼(Dustin Hoffman)是一名广告狂人,工作态度积极努力,充满野心也愿意挑战不可能,和上司、同事的关系都相当融洽,经过多年的锲而不舍,他终于为公司争取到最大的广告客户,也因为如此,他的工作升迁在望,他的未来就像一条康庄大道,前程似锦。高兴的他忍不住想立刻回家,和妻子、儿子分享他的喜讯。

的图片 第2张妻子梅莉史翠普(Meryl Streep)结婚之前,曾经仕女杂志设计部门,婚后留在家里全职当家庭主妇;面对著家里的一切琐事,尽心尽力的完成,但是这样的生活在结婚第八年时,全然崩溃。当丈夫达斯汀霍夫曼从公司回家,想要告诉她升迁的喜讯时,她已经打包好所有的东西:随身行李、衣服、帐单和洗衣收据,从户头提领婚前的财产两千元。她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受,索性连孩子都丢给丈夫;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,只知道自己亟欲摆脱眼前的生活。丈夫达斯汀霍夫曼拦不住妻子,眼睁睁看著她离开。

妻子的离开几乎毁了丈夫的生活,为了孩子作息达成一致,他必须重新调整生活模式,替儿子做早餐、到学校接送,和孩子相处。广告公司的业务多如牛毛,和周遭同事上司的关系,也需要打点;推辞聚餐事小,但是不能加班,对老板而言,简直不可忍受,孩子和工作两难,生活永远是蜡烛两头烧,无法调适的结果,就是被上司约谈炒鱿鱼。对那些公司高层来说,男人应当以事业为重,整天爸爸经挂在嘴边,不如成全你,让你回家好好带孩子。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好不容易和孩子协调好的生活作息,又因前妻针对孩子监护权,想要对簿公堂,又让他的处境陷入胶著。
律师很明白地告诉达斯汀霍夫曼,年幼的孩子的监护权,父亲的胜算不大,如果没有工作,更不可能打赢这场官司。丈夫在情急之下,火速在圣诞节前夕,想尽办法弄到一个职位,即使待遇比过去那份工作差了很多。离开纽约一年多的梅莉史翠普,到了美国的另一端加州,才让自己平静下来。后来决定又回到纽约,力图积极争取孩子的监护权;丈夫当然不可能同意,于是更聘律师,在法庭上唇枪舌战、互接疮疤,把这段婚姻讲得一文不值,两个人之间,也仿佛毫无可取之处,甚至连孩子摔伤要动手术,都在法庭上被律师大作文章,指证历历地讲述父亲的不是。

监护权最后判给前妻,丈夫拥有探视和长假时,与孩子相处的权利;判决出来之后,丈夫把孩子的东西整理好,等著孩子的妈妈来接走;孩子从一开始只想要母亲照顾,到后来开始和父亲和谐相处,甚至两人已经培养出共同的默契。面对别离,小孩痛哭流涕,但是现实就是两个大人,再也没办法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加上法院客观的角度裁决,只有最适合的一方可以把孩子照顾长大。只不过这个孩子很幸运,这对父母虽然很想追求自己的生活,但是还是替孩子保留最大的空间。前妻不坚持孩子一定要和自己同住,只希望可以先上楼看一下孩子的状况...
的图片 第3张

和电影“天生一对”有异曲同工之妙,但是“克拉玛对克拉玛”更现实、更残酷,但是更看得到人性的宽容面。近年的电影,已经不再好好说故事,排斥情感成分,也不喜欢讨论生命的困顿和解决;但是如果机器人可以解除大家的烦恼,超能英雄可以拯救全球生态,还有经济危机,那多拍几部这样的电影,何乐不为?如果我们从来都不面对问题,只想著胡痴梦睡、酒池肉林,那世界末日有没有来临,对我们来说,有任何差别吗?这部1970年代的电影,提出的问题,我们至今还没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。上从国家元首,下到民众,每个人都在逃避现状,有谁真的在做事?有谁真的在为大家找出口?如果真的有人愿意扛起责任,大家也毋须把科幻电影,当作宗教一般膜拜,这世界病了,疯了;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完蛋,不信,我们等著看。

文章由她不热发表,更多精彩下载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