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期电影小评:天堂口、冲浪季节、恶女花魁

的图片 第1张

天堂现在真的关门了-天堂口〈Blood Brother〉

自从吴宇森到好莱坞拍了一连串不可思议的烂片之后,但是〈变脸〉与〈断箭〉例外。我便开始怀念起早期吴宇森那些男人之间相互肝胆相照的友谊,无论是梁朝伟、周润发、李修贤、狄龙,反映了吴宇森极具创作力的充沛灵感,他将黑帮街头暴力枪战融合在金凯利一般的优美舞蹈,成为了一次又一次的视觉享受。

但到了与老搭档一同监制的〈天堂口〉,其对白的KUSO程度与动作枪战的没力都让人不时想冒出笑声。也显示出了新锐导演陈亦利对于影像掌控上的拙劣,更甚者连故事技巧都是无法达到及格水平。三兄弟反目成仇的桥段略略复制了〈四海兄弟〉当中关于背叛与信任的部分,枪战画面也亟欲学习吴宇森的早期技巧,让我无法理解整部电影到底想说什么,陈亦利一边按图索骥著经典的影子,自己却连故事也说不好,也难怪会让整部电影落得如此下场。

整部电影甚至可说只有前十分钟还算可看,之后急转直下。衍生出一堆观众看得一头雾水,偶然爆出一阵欢笑,而电影里面众位名演员倒是演得挺悲伤,成为一种反差,刘烨等三兄弟到底做了什么坏事,怎么一跃而过我们便看到吴彦祖冒出了一句,我们为他做了这么多事。张震、舒淇、吴彦祖、李小璐四人原本可以复杂化的感情却被忽然性地简化,中间一段荡秋千的戏码且长且闷,舒淇荡完秋千之后怎么忽然就决定选择张震,那么吴彦祖还真是个好人啊,也可说是好人界的一位始祖。最后的枪战则不仅仅是临演们的不专业,武术指导也是,何以吴彦祖与张震开枪扫射,一群保镖还呆呆地站在那里准备拔枪,可想而知天堂酒吧的防御度是很弱的。

吴彦祖曾在电影里末尾说:“天堂现在关门。”其实也许早就关门了,在我们进去电影院门口的那一刻便开始了。
冲啊冲啊小企鹅-冲浪季节〈Surf's Up〉

实在有点心疼导演过〈玩具总动员2〉的Ash Brannon怎么在美国票房会不如预期,除了同档面对太多票房强敌一如〈瞒天过海3〉、〈史瑞克3〉等等,但其实连影片本身也是有些许问题的,尤其是在看过这部电影之后的我,更能有这种感受。

以一部动画片来说,电影是特别的,在于使用了大量的纪录片手法在拍摄这部电影,几乎从镜头的一开始就要与观众昭示,这并不是一部阖家观赏的动画电影,某些部分来说则像是外型可爱的YA电影,试想看看,若将眼睛蒙上,专心听剧情与对白,恐怕还会以为这是一部关于青少年成长的YA冲浪电影,但其实就剧情上的扎实,这部电影仍不算过差,只是可惜的是其宣传策略的失败,小孩满心期待看了可能会不喜欢,至于大人则会因预告而以为这是一部仅适合小孩的电影则不看。

但其实电影在剧情上的平凡才是重点,虽说有这么特别丰富的叙述方式,但依旧不能避免这是一部未见新意的动画片,主角从有梦想→梦想破灭→成为英雄,样样都照著想像得出来的方向走,倒不如〈料理鼠王〉之中,那样充满著人情味且转折丰富的剧情来得新奇,而这也就能够理解此片在台湾也未引起诸多讨论的原因了。

的图片 第2张

江户的欲望城市-恶女花魁〈Sakuran〉

集合著众多明星的〈恶女花魁〉,无论是永远都很常看到椎名桔平,或是比较新生代的偶像成宫宽贵与安藤政信,日剧知名女优木村佳乃与菅野美穗,山田洋次的武士之一永濑正敏,更不要说是美式风格强烈的土屋安娜,这样的阵容实在不期待也难。

让我便想起了中岛哲也,至今才两部电影却能让我完全沉浸在影像瑰丽的创意里头。蜷川实花同样凄烈的镜头技巧,则显得瑰美华丽,但在创意上则仍需更为迈进一步,尤其是网罗这么多的明星,再加上刻意颠覆日本江户时代的艺妓文化,配以椎名林檎的经典摇滚,这样子一路看下来,其实不怀疑本片也是像中岛哲也那样天马行空,很难。但电影却没有一个崭新的视点,我们知道清叶敢爱敢恨,二话不说常常可以跟顾客或是其他艺妓吵起来,但却是用一个比较保守的方式在叙说整个故事,可是又不时地想要穿插一些颠覆元素在里头,相比之下则是有些可惜了。

有些电影的形式以及其所玩弄的技巧会大大超过剧情所要传达的,让我们彻底忘了剧情其实很平庸。一如〈原罪犯〉、〈令人讨厌的松子的一生〉,而在这部电影里面,始终未曾发觉,究竟要文胜于质,还是质胜于文,到最后可能两者皆空也说不定。

文章由她不热发表,更多精彩下载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