宗教与家族-投名状剧情〈The Warlords〉评价

的图片
我最深思的一部分,是十字架在本片的意义。

他们不是天主教徒,也不是政府军队,他们只将十字架当作一个饰品,却认定了那是生命延续的唯一希望。电影里面的角色将十字架给了自己最珍爱的人,对方相当珍爱于此,换言之那也算是符合了十字架的原意。

而这,就是〈投名状〉里面最希望透露的其中一部分。

我原先觉得像这一类的电影,应该是由徐克之类的导演来拍,才能拍出那阵土生土长的草莽味,解析男性最为实在的情谊,话儿女情长也仅用几许不著痕迹的篇幅,却意味深长。但落到了陈可辛的手上,原先以为那有可能像是擅长于小品人文的张艺谋,或是精致幽默的冯小刚所拍出来的武侠大片,却极为别扭,电影本身的成绩也打了折扣。
那么,〈投名状〉的成绩可以在哪里。

〈投名状〉将〈刺马〉的故事提升了一个更深的厚度,因此他找了三个同样是重量级的演员,那似乎一开始就跟观众开宗明义的说,陈可辛绝不可能放弃任何一个演员的表演,他会让三个演员都有一个高水平的呈现。但对我来说却不甚杰出,例如说他的〈如果‧爱〉虽然开阔了一个演员与导演的情爱罗曼史可能性,且继续延长为自传式的成长体裁,但难以掩盖〈如果‧爱〉在叙事上的失焦,以致于电影本身不是那样地精采。

那时候我不免想要问,那个拍过〈甜蜜蜜〉的温柔男人到了哪里去,我总觉得〈如果‧爱〉的成绩应该更好。殊不知要到了不久的以后才能发现,〈投名状〉是最有陈可辛味道,但是另一面来说,也最没有陈可辛味道的一部电影,说是没有陈可辛味道,在于这是一个粗犷男人的情义交接,与陈可辛过去电影的风格大相迳庭,但若说是有陈可辛味道,则是在于他将这个男性化的故事,散发出一种温柔贤淑的光辉,徐静蕾的角色从卑微的存在,提升到一种悲剧性质的原型,甚至牵制著这三个男人的存在。

从那一刻起,我就很难否定〈投名状〉的成就,实在是只能用卓越二字来作形容。第一个画面很简单也很颤栗,孤独的男人从死人堆里面爬起,而身为剽悍将军的他,是选择了装死逃避的方式,躲过敌军的侵略。再来的画面则转变成男人与逃亡在外的女人用身体寻找慰藉,如此简单,却埋下了日后悲惨的因果。

再来就是男人们的相遇,或许扁平了些,也简单了些。但那恐怕都不是陈可辛所要述说的,他所要讲的,应该是悲剧的生成,为了梦想为了爱而重返战场,却开始失去了最初的原衷。李连杰、刘德华、金城武三人从一次立誓相互结盟为兄弟,事实上各杀一个人,就能证明彼此的命就是自己的,或许有些愚勇些,但表现得出三人的个性不同,庞青云或许不相信投名状,所以才会在杀人前对死者说:“记得我这张脸,以后找我报仇。”但他是相信这些人,所以甘心将生命托付给他们。赵二虎凶狠归凶狠,但回归源头他还是希望能给兄弟们过好日子。姜午阳则是单纯,连想都没想就跟著赵二虎一同杀人。

我觉得一部电影看出导演手法的纯熟,就是看任何一场戏都能察觉众演员的个性情绪,而光是这场戏,就象征出三人的情绪不同,因而要否定〈投名状〉的话,其他地方也许可以挑出来批评,但至少导演技法与演员演技都是无可置喙的。

尽管如此,陈可辛未曾遗忘徐静蕾的角色,她是悲剧性的,一辈子都没吃饱穿暖,好不容易能够成为官夫人,却因为一次误会踏上了死亡之旅。同时之间,她甚至紧扣著三人的心理情绪,赵二虎只能粗暴的爱她,庞青云只能隐晦的爱她,而姜午阳一直尊敬著将她当做自己的亲姐姐,但彼此为了她,都成为了一样的悲剧。

我觉得更饶富趣味的是结局的布局,原来还有政治的阴谋论。在政治阴谋之前,众人都是渺小的,都是被国家机制压扁的小螺丝钉。而光是那棋局短短的一幕,或是苏州降城一段,整部电影的史诗感便全然呈现。这让我想起了〈甜蜜蜜〉当中,讲述的是小市民,反映的却是大世界,〈投名状〉格句虽大,但仍不忘针砭人性的原点,让人在感慨之馀,不免赞叹起陈可辛对于人性,依旧算计得相当精准,比较起张艺谋或是冯小刚的失焦,〈投名状〉的优秀其来有自。

文章由她不热发表,更多精彩下载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