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侠宗师的迷失-谜尸剧情〈The Missing〉评价

的图片

我本来还以为【江山美人】是今年香港电影最大的灾难,没想到睽违多年的徐克很快地便打破了这个定律。继程小东之后,成为第二个堕落的武侠大导,也同时顺利地宣告,香港近期的武侠片风潮,徐克、程小东都很悲哀地为自己的电影才华划下了一个句点。

然则【江山美人】蠢归蠢,但有趣的是笑点频繁,当作一部喜剧片看还是很快乐的。【谜尸】除了证明徐克在类型片的迷失以外,连笑都很尴尬地笑不出来,我以为徐克从前在【笑傲江湖】、【刀】、【新龙门客栈】里头那样才气纵横的剧本,以自己的才智改编经典武侠电影的聪慧,恐怕今日已经不复见。对我来说徐克的最后一部佳作,恐怕在【黑侠】就已经彻底作结。其后评价不赖的【顺流逆流】、【七剑】对我来说都像是徐克自己在寻求从前自己类型片的优点,再次拼凑出的新作,对我来说反而难以接受。

而更可怕的是,在好莱坞处处受压抑,自从那两部不能让自己才气得以发挥的三流动作片【迎头痛击】、【双重火力】之后。摆脱掉荒谬夸张的【蜀山传】不提,徐克暴发户的心态在【顺流逆流】、【七剑】等片大幅显露,【七剑】幸赖以甄子丹的武打漂亮,演员魅力够扎实,因而不算过度失望,【顺流逆流】后段过量的动作武打,反而让我无法投入,甚至有一种想叫里头的伍佰、谢霆锋等人,别再打了,稍微休息一下,演点文戏吧。

但自从看完【谜尸】之后,我忽然觉得【七剑】与【顺流逆流】相比之下,简直是经典之作。

今年看过不少篇幅落落长的电影,然则【欲望城市】还不赖,【贾斯潘王子】有点鸟,【赤壁】勉强可观(这片之后会提到),而那三片还未给我一种无奈到想离开戏院的冲动。【谜尸】却做到了这一点,我观看本片时一直不断对邻座的友人,郜学铨先生提到,多想要离开戏院,反正手上的可乐也已经灌完,但碍于位置太中间,特映会又不用钱,只得委屈自己继续看。

这就是【谜尸】最为悲惨的地方,我实在难以想像徐克在爱情片上的退步竟然沦落至此,想当初我小时候还为【梁祝】及【青蛇】略略感动过。【谜尸】吊诡荒谬的芭乐爱情,创造了徐克创作生涯中,最为窘困的一次,擅长翻转电影类型,而企求出类型片新境界的徐克,竟然拍出了一部类同于水准不高的日韩泰三流恐怖片。玩弄了令人三声无奈的人格分裂、精神崩溃,翻转极度无力,连以往优秀的演员梁洛施(我更确定她在【伊莎贝拉】的演出是个偶然。)、李心洁(新一代鬼后真的要赶快找出新戏路)、梁家辉(有人知道他来演这片的原因,另外他被李心洁击昏的画面喜感十足。)、张震岳(乐坛最痞的男子竟然演出大学教授,这跟庄国荣与邱毅演【黑暗骑士】有何两异)、郭晓冬(出场没几分钟又要拼命扮笑装阳光。)、唯一可观的则恐怕只有张震而已(顺带一提他的魅力越来越足够,只可惜【赤壁】再度让他成为一个傻蛋。)

【谜尸】参以大量的恐怖惊悚,却又以浮滥的爱情戏揉入,恐怖的是徐克电影节奏的拿捏已经大不如前,更要命的是电影滥归滥,不懂节制才是更可怕的一点。最后半小时的殉情桥段,铺陈得有气无力,每次情节的转折都希望能让电影结束,演员字幕得以上升,高静的病症疗愈,说实在,谁在乎,就像是你看川岛和津实或高树玛丽亚的片,会期待电影顺带添加人体器官的奥妙以及性与爱的冲突吗?至少我就不想看。

但是,去年的【铁三角】,却让我看到徐克不可思议的电影活力,他其实还没老。虽然三段中我还是觉得杜琪峰拍得最充满活力,但徐克再度玩弄电影创造本体的方式,让我赞叹再三。忽然让我期待起本来说要拍续作却没拍的【七剑】,以及年底的【女人不坏】,或许徐克还是留了一手,只是进入撞墙期不知如何发挥而已。

PS. 我后来才发现,片中出现很多遍的蓬莱之歌是李心洁唱的。我不得不说,蛮难听的。

PS. “蓬莱”这个名词总让我想到小时候常常偷看的蓬莱仙台,从前在凌晨后总有限制级的特别节目,害我每次听到剧中人物讲到“蓬莱”,心里就突然一阵开心愉悦。

文章由她不热发表,更多精彩下载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