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我的大叔】韩剧推荐:为了害他监听他,却不小心爱上他

我的大叔》나의 아저씨 韩剧, 2018/03/21于tvN首播。我的大叔第一集就因为IU被狠揍而引起话题,一向拥有甜美少女形象的IU,毫无慈悲地被狠揍瘀青、嘴角流血,乍看是很凄惨的虐心剧。全剧色调偏暗,大概是为了凸显生活环境的压迫感。不过,在男主角李善均出场后,整出戏的温度就有了变化。蜂蜜般的温柔嗓音,令人耳朵怀孕!看了前4集之后,可以理解为何男主角非李善均莫属,光听声音就能好感度+100。从第一集的铺陈,就可以看出编剧、导演的严谨细腻,给人如看电影般的惊奇。节奏算是适中,没有快速的转换,但能在每一集里解决一个主题,不会给人没完没了的烦躁感。

男主角的职业是结构工程师(与美剧《越狱》主角相同),为建筑诊断安全性,工作近20年,已是部长职阶。男主有个律师老婆与在国外读书的儿子,看似人生胜利组,却总快乐不起来,觉得自己根本不该出生在地球;女主角则是同一家公司的约聘员工,处理送信、贴发票、打扫等杂务,但女主天生聪明伶俐,光是整理发票,就能发现报公帐开房间的“办公室偷情”,甚至比任何职员都清楚高层们的阵营势力消长,是个不容小觑的女子。

的图片

图片来源:tvN官网

我的大叔》分集剧情简介 *以下有雷

 

 

我的大叔 ep1

办公室里一个女职员将瓢虫看成了虎头蜂尖叫起来,男职员们既害怕又想帮忙地聚集,男主上前来,要生擒停在女主手上的瓢虫,女主啪一下杀死了瓢虫,从头到尾面不改色。瓢虫死后,刚才畏畏缩缩的男职员们竞相炫耀起自己杀过青蛙、杀过鸡、杀过兔子......,而男主说小时候因为“不懂事”,三兄弟曾帮父母杀过猪。没有心结,再大的动物都能杀;有心结的话,再微小的生命都不忍心伤害。

男主跟老婆住在公寓大楼,旧社区里的老家住有妈妈和弟弟,大哥多年前从公司离职后经商失败欠债、信用不良,被老婆分居后也回到老家同住。弟弟怀抱著电影导演梦,不愿屈就其他工作,几乎没有收入。男主虽有月薪5百万(约台币14万),却常因补贴原生家庭而透支。大哥的女儿要出嫁了,男主贷了一笔钱给大哥买西装,也好让大哥有钱可以包红包给女儿。婚礼这天,男主跟弟弟负责收礼金,大哥却和弟弟串通好偷走部分礼金,被大嫂发现后,场面变得尴尬又难堪。同一天,男主老婆谎称出差,没有出席侄女的婚礼,而是跟都俊英到了海边度假,一整天没有跟男主联络,回到家后也只是问了食物好不好吃这类无关紧要的话。

男主是支撑原生家庭的重心,也是整个社区里唯一还在大企业当主管的大叔。大哥看著女儿婚礼上寥寥无几的来宾,担心妈妈以后的葬礼太冷清,要男主无论多辛苦,都要咬牙撑住,绝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。弟弟则认为,看似人生胜利组的二哥,其实是三兄弟中最可怜的,因为从小到大面对良心与欲望的拔河时,男主总是无条件选择良心。男主工作时遇到空拍机故障,面对高处的危险工作,没有指使资历浅的属下做,而是自己冒著生命危险上阵。妈妈希望男主同意抵押老家、贷款五千万让大哥开小吃店,但男主评估老房子贷不到五千万而作罢。

女主是男主公司的短期约聘派遣员,负责整理发票、浇花、送信等杂务。下班后还到餐厅洗碗,偷剩菜当晚餐。饮料则是茶水间里免费供应的即溶咖啡,餐厅没有排班时,就喝大量的即溶咖啡果腹。因为和男主住在同一个社区,经常搭乘同一班捷运通勤。女主的住处相当简单,就连吃晚餐(剩菜)时也不会开灯。债主时常闯入她的住处,也常对她拳脚相向。女主有个听不见、不能走的奶奶,原本住在疗养院,却因积欠住院费480万,只好半夜偷偷带走奶奶。

建筑公司会长年老体衰,高层们的权力争斗也趋白热化。男主的名字朴东勋与常务朴东云相似,因此常有信件错拿的情况。都俊英代表的阵营,想以栽赃贿赂陷害朴东云常务,没想到快递错将五千万礼券给了男主。男主一时不知该怎么办,就先把钱藏在抽屉里,却被眼尖的女主看透。下班后,女主在清洁员老伯的帮助下偷走五千万礼券,打算用来偿还她的债务。而都俊英代表因为跟男主的律师老婆有一腿,决定将错就错,想藉机把男主赶出公司。

我的大叔 ep2

女主前往高利贷钱庄还债,却被发现这礼券是偷来的,债主打算报警,女主灵机一动砸了债主的车,将债主引到一楼查看车况,自己回到办公室内偷回礼券。反正还不了债,女主带著礼券回到公司,正好遇到男主被法务带进监察室。清洁员老伯谎称在垃圾桶里捡到礼券,朴东云常务发现事情不单纯,应该是有人陷害他不成,不小心波及男主,决定调查此事,延迟了男主洗清嫌疑的时间。这期间,男主告诉老婆此事,想要寻求法律协助,老婆早已猜到是都俊英动的手脚。尹常务为了了结此事,想要逼男主认罪,朴东云常务钓出了尹常务,确认幕后黑手就是都俊英阵营后为男主平反,同时想要拉拢男主加入自己的阵营。会长听闻男主丢掉了五千万贿赂,相当欣赏男主,男主在公司的地位与名声获得恢复。

女主在电梯里遇到都俊英代表和朴常务,都俊英接了智慧型手机来电,却不敢接另一支2G手机的来电,担心朴常务查出他的婚外情。2G手机持续响著,女主迅速从都俊英口袋里拿走2G手机,假装是自己的手机,为都俊英解围。女主用2G手机传讯息给都俊英,告诉他避过监视器隐密拿回手机的方法。都俊英虽然及时通知男主老婆暂时别用2G手机联络,以免暴露身分,但此时男主留在桌上的手机收到老婆来电,女主瞄到来电显示,敏锐发现都俊英与男主老婆有一腿。女主半威胁半诱惑,主动提议要为都俊英铲除异己:朴东云常务、朴东勋部长,一个人以一千万(约台币28万)为报酬。男主明知道礼券是女主偷走的,却还是答应请她吃饭,甚至还对她道谢。男主没有料到,这是女主是为了陷害他,而故意接近他的开始。

我的大叔 ep3

为了赚取都俊英的两千万,女主打算从监听朴东云常务下手,但朴常务早有防范,办公室里装有防窃听侦测。男主的原生家庭很需要男主的收入,在历经栽赃受贿一劫后,男主意识到保住饭碗的重要性。因此,虽然有些不光彩,他还是要求女主别把礼券的事情说出去,就让大家误以为礼券是男主主动丢掉的就好。

男主的大哥相当羡慕一早醒来有职场可去的人,因为大哥信用破产,没有公司愿意雇用他,老婆闹离婚。男主的小弟一心想拍出自己的电影,不愿屈就其他导演的助手,在电影公司跟前同事们打了一架。男主的妈妈怨叹著,当初三兄弟都考上大学时她多自豪,以为生了三个了不起的儿子,没想到只是生了高学历傻子,不到50岁就在家里蹭著一日三餐。尽管如此,三兄弟的妈妈依然把刚做好的饭让给儿子,自己吃著较难吃的隔夜饭。为了不让家人失望,大哥与小弟顶下了一间清洁房,靠清洁大楼营生。

女主为了找机会监听男主,一再要求男主请客。在高级日式料理包厢里,男主为防被人看见,特地拉下门帘。席间过于安静,放大了炸虾酥脆的声音。男主随口问起女主住处、父亲职业,对常人来说再普通不过的话题。女主却带有敌意地反问“部长父亲又是什么职业?想由此评估一个人的家世背景、经济能力吗?这是很不礼貌的问题!”晚餐结束后,捷运拥挤,男主为了保护女主不被人潮推挤,独自用力撑著。在这个充满粉红色泡泡的瞬间,女主却偷了男主的手机,装上监听软体,从此24小时监听男主的一言一行。

男主想到查出礼券来源的方法,与朴常务约在顶楼见面。女主请朋友假装打错电话,好将手机拿给男主,及时监听重要情报。女主与朋友联手对朴常务下药,毁了与中国客户的大生意,盛怒之下的朴常务又因肇事逃逸登上新闻版面。解决掉朴常务后,下一个目标就是对付男主。女主想用“办公室诽闻”害男主辞职,因此在回家路上,女主刻意踮起脚尖、亲了男主的嘴。

我的大叔 ep4

这一吻,激怒了男主。男主认为女主抓住了收受贿赂的把柄,存心耍弄他这个老男人,因此一早进公司就说要开除女主。两人在透明会议室里谈判,引来职员们无声的目光议论。女主面无表情解释,她只是好奇为何月薪五百万的部长,会和她一个贫穷的约聘助理一样厌世。明知道后辈上司千方百计要开除自己,却打不还手、骂不还口,像个听话的无期徒刑囚。会不会亲了嘴,就能和你一样坦然接受自己的命运‵。只可惜亲了嘴后人生并没有变得有趣、厌世感并没有因此减少。男主警告她,若下次再犯,一定会开除她。女主原已将两人接吻的画面,匿名上传到公司职员常看的论坛,经过这一吵,情势显得对自己不利,女主赶紧要朋友把照片下架。看过照片的职员不敢声张此事,因为女主知道这职员用公费开房间,还与有妇之夫的朴科长有一腿。

明面上王专务同意将朴常务降为部长、调往釜山;暗地里交待朴常务以退为进,一到釜山就追查都俊英动向,因为都俊英打了胜仗一定会有所松懈。女主行事快、狠、准,引起都俊英调查女主,发现她在15岁时曾持刀杀人。被害人因为从事高利贷暴力讨债,经常殴打女主的奶奶,女主忍无可忍拿了厨刀刺杀债主。现在的讨债人除了逼债,更是为了报杀父之仇不断折磨女主。女主还了第一个一千万,仍被债主痛殴,小指骨折,却没钱上医院治疗,只能在诊所拿点消炎药。一边工作,一边痛到昏倒,却被职员们误解成打瞌睡。职员们私下议论女主,被男主劝阻,男主觉得女主看起来太可怜了,可怜到不忍心多说一句关于她的话。女主监听到这一段,认为男主瞧不起她,气得骂了脏话。

三兄弟的妈妈每日为两个不成才的儿子准备便当,尽管心里也觉得清洁员有点没面子,但总比没工作、整日无所事事要好。这天,大哥在清扫大楼时,不小心把灰尘洒在住户身上,住户暴怒,挑明整栋公寓都是他盖的,他就是楼主,如果不好好道歉,就要换一家清洁公司。大哥无可奈何只好下跪道歉,并默默听了10分钟的咒骂。来送便当的妈妈怕伤了儿子自尊,默默留下便当,不想让儿子知道自己看到了这一幕。可是妈妈对儿子越亲切,儿子越能感觉到妈妈的异常。妈妈身上的香味,透露了她去庙里拜拜,可见妈妈有多伤心。

男主听闻此事,带著水果礼盒到公寓楼主家,要求公寓楼主带著这礼盒上门跟大哥道歉,否则就要检举楼主违建,算不完的罚金会让楼主倾家荡产。男主说,在外工作难免要出卖自尊,被人打骂、下跪认错都无所谓,只要家人不知道、能一家人在餐桌上吃吃笑笑,就能若无其事地生活下去;但是,若在我面前伤害我的家人,就算是杀了你,也只是刚好而已。女主听了为之震慑,原来这世界上有人能够理解我。世人总是对一个少女杀人犯指指点点,然而伤害家人的可恨,原来男主懂我。

三兄弟与街坊邻居们聚集在“正熙家”餐酒馆小酌,男主想起女主形容自己“像个听话的无期徒刑囚”,完全说中了、完全说到了他的痛点。他觉得,自己就像是1974年被沿河而盖的弯曲楼房,44年过去,河道都改变了,楼房依然弯曲著,结构岌岌可危却动弹不得,只能静静等待风化、地震,微乎其微地自然损坏殆尽。不只是生错了年代,根本不该出生在这个地球。

相较于男主老婆与都俊英开房时形容的朴东勋:“总是像遗失什么不知名的东西一样茫茫然”、“寂寞、凄凉无以复加,不仅无法被改变,还连带影响身边的人也跟著寂寞凄凉”,男主老婆像置身世外的旁观者,而女主却与男主感同身受这世界的无可奈何。

我的大叔 ep5

女主监听到男主与朴常务见面,并取得都俊英的通联记录,企图从中查出都俊英的把柄。因为房东上门催讨房租,女主急需用钱,因此将窃听音档匿名提供给建筑公司法务,制造男主被解职的理由。不过因为音档来路不明,加上法务没有搜到通联记录,因此没有被惩处。

女主为了想看月亮的奶奶,偷了超市的推车。男主捡起女主落下的柿子,跟到女主租屋处巷口,看见女主正艰难地搬运推车下阶梯,意外发现女主是个“孙女家长”。女主跟奶奶看月亮时,奶奶问说“他是个好人吧?”女主不以为然说:“有钱人要当好人很容易”。女主跟奶奶回到巷口时,发现男主还坐在凉床上等著,男主背奶奶上阶梯,还归还了超市推车。临走时,男主称赞了女主很善良,让女主站在门口发呆了一阵。隔天男主在茶水间跟女主寒暄,问了上班时间谁来照顾奶奶、以及名字汉字是什么。“李至安,自始至终都平安的意思”。

在聚餐场合尹常务故意羞辱男主,男主沮丧地回家。聚餐快结束前,有个职员偷骂男主,女主打了他一巴掌后离开餐厅。女主听到男主在雪地里摔了一跤,担心地前往查看。都俊英约见女主,质问为何法务组搜不到通联记录,女主反问为何时机敏感还要跟人妻交往,男主老婆就这么有魅力吗?都俊英说“在男人的世界里,人妻是最安全的选择,人妻绝不会主动声张”“以现况来说,不分手才更安全,在女人的热情退却前要求分手,只会让自己更头痛而已”。

男主原本对于调查都俊英的通联记录兴趣缺缺,但在聚餐场合被羞辱后,决定彻查;女主告诉他“公共电话”这个关键,男主循线找到频繁与都俊英通话的公共电话亭,竟是在老婆公司前。

我的大叔 ep6

男主看见老婆用了公共电话,回拨时听见都俊英的声音。男主还发现老婆与都俊英前后进了同一家饭店,而且在同一个房间里。老婆周末时浑身充满柴火味地回家,不像是去公司加班的样子。男主回想都俊英主动对他示好是在去年春天,可见两人偷情已经超过一年。当老婆劝说男主创业时,男主想起了这段时间以来对妻子的疏忽。对妻子来说,婆婆重男轻女、叔伯不长进、丈夫疏于关心,才导致她外遇。但是她依然爱著男主,想用劝说创业取代都俊英用恶劣的手段逼退男主。

女主担心男主知道妻子红杏出墙会寻死,因此总是追踪著男主的位置。当债主上门来闹,女主重复播放男主说“你真善良”的音档抚平情绪。此时,李至安对“大叔”的情意已昭然若揭。

男主的弟弟在做大楼清洁时,遇见了以前合作过的女演员,女演员看著潦倒落魄的昔日明星导演,得意洋洋,并将导演的现况透露给其他同行知道,想要聚众嘲笑他。而男主弟弟在忍无可忍之下,臭骂女演员:会落得如今的潦倒,就是因为选了个废物当女主角,导致自己债台高筑、臭名远播。

我的大叔 ep7

在露营地,男主与都俊英摊牌,会长也感觉到两人有嫌隙。男主要求都俊英主动结束婚外情,否则事情张扬开来对所有人都不好。男主教女主与奶奶分设户籍,就能申请免费的长照机构与医疗照护。女主截取对男主有利的录音片段给都俊英,企图在敌营中帮助男主,并利用都俊英给的钱还债。债主看见女主持续稳定的还钱,心有不甘,跟踪发现了女主与男主一起晚餐,还有说有笑,债主对女主又爱又恨的情绪被挑动成了嫉妒跟怨恨。

女主监听到都俊英威胁男主不结束婚外情,女主把都俊英的录音档给男主老婆听:“在男人的世界里,人妻是最安全的选择,人妻绝不会主动声张”“以现况来说,不分手才更安全,在女人的热情退却前要求分手,只会让自己更头痛而已”,男主老婆瞬间明白这份感情有多愚蠢。

我的大叔 ep8

男主被推举为常务候选人,都俊英以为这是男主的反击,因此主动结束婚外情。男主的老婆因失恋而憔悴,无法原谅愚蠢爱上都俊英的自己。女主的债主偷走男主钱包,透过男主名片得知男主身分,以及女主的公司。女主光从窃听音档就知道是债主搞鬼,前往地下钱庄,抢回男主钱包,并将钱包交给餐厅老板,假装钱包只是单纯遗失。男主在公司的声势看涨,都俊英要求女主再进行一次色诱,好逼男主离职,并提前支付一千万韩元,只要能勾引男主一起吃饭,就代表男主喜欢上你了。

我的大叔 ep9

(这一集太好哭了QQQQ)

女主的债主想起礼券信封上写著“李东勋”的名字,打电话到建筑公司,告诉李东勋女主曾窃取礼券企图还债。常务推举听证会在即,都俊英阵营的幕僚,到处打听消息,想找到男主的把柄。平时讨厌女主的女职员,无意间透露了男主特别维护女主、以及两人住在同一社区的事实。男主也许是为了避嫌,也许是因为不信任,对女主的态度突转冷淡,拒绝了女主的晚餐邀约、刻意错开捷运班次,女主好几次刻意的“不期而遇”都被无视。

当男职员问男主,为什么要选这种资历不像话的女主当员工?这个问题,先前女主也问过男主,当时男主说:因为特长写了跑步。比起天花乱坠的经历,简单明了的“跑步”二字,可见这个人的“内功”。可是这次,男主却说“可能因为我是臭手吧”。女主听了很伤心,提前下班到兼职的餐厅,无法继续窃听男主的言行。

男主想起当初捡到礼券的人是大楼清洁员老伯,来到老伯住处,看见墙上挂著老伯与女主的合照。老伯说女主的妈妈欠下一屁股债逃走了,剩下行动不便的奶奶与女主相依为命。没有人教女主放弃继承,女主无辜背了沉重债务,还常遭讨债人殴打。老伯原本也是债主之一,女主国小毕业那天,债主们都以为女主妈妈会出现,而聚集到了典礼现场。女主看著其他同学与家人合照后离开,自己等了又等,连债主们都走光了,女主还是等著。最后是老伯带著祝福花束,与女主完成了毕典合照。老伯为女主解释,女主最后还是归还了礼券,请男主不要辞退女主,因为女主是遭受高利贷债主的压迫,才会动歪脑筋。男主则对老伯说:“我尊敬您,老人家。”

男主成为常务候选人的事情,是因为婆婆打电话寒暄才让老婆知道的。男主平常会关心老婆吃饱没?需不需要买水果?然而他从不知道老婆真正需要什么。男主老婆对于女主的认识是“都俊英的白手套”、有杀人前科、为了赚钱不择手段。男主老婆约见女主,想知道都俊英接下来要如何对付男主。女主告诉她,都俊英想利用两人在公司的关系制造绯闻。男主老婆要求女主退出战局,她可以给女主一笔钱,也可以帮助女主干净离开,因为女主知道她的婚外情,令她不安。女主表示不愿离开,因为都俊英一定不会放弃伤害男主,而且男主早就知道婚外情的事情了。

听完清洁员老伯的话,想起伤痕累累的女主,男主前往高利贷钱庄想为女主讨公道,却和债主扭打成一团。听著债主与男主互殴的声音,女主忍不住停下脚步、蹲在路旁大哭。

我的大叔 ep10

“听到她的故事我都哭了,你连眼泪都没有吗?”“你为什么要打她?为什么要打一个可怜的孩子?”‘因为她杀了我爸’“换做是我,我也会杀!伤害我家人的人,都该死!”男主带著一脸伤痕回到社区,社区亲友们早已聚集成伙,嚷嚷著要为男主报仇。三兄弟、三兄弟的同学们、三兄弟的爸爸的同学们、三兄弟妻子的同学们......需要的话,一百人都可以找来,住在这里不需要特别攀关系、讲情份,一呼百应,理所当然会来帮助你。

女主用都俊英给的钱还清了高利贷债务,然而与都俊英的债务关系正要开始。常务推举听证会倒数十天,都俊英逼迫女主拿出成绩来。建筑公司会长卧床,想著自己若没有交办后事,谁会是最大获益者呢?都俊英人马与王专务人马都派了征信社彼此跟踪,男主帮女主背奶奶进疗养院、男主跟女主的债务人扭打......都被拍到了。女主请来朋友帮忙,拍下都俊英与男主老婆见面、都俊英与女主见面,希望能暂缓都俊英的逼迫。

男主为了保护老婆,没有利用外遇来打击都俊英,在老婆面前,表现一切如常。可是老婆的内疚因此加深,老婆威胁都俊英若再伤害男主,不惜两败俱伤。男主常去的餐厅老板用自身经验说,忍过外遇风波的夫妻,早晚还是会离婚的,因为另一半与外遇对象亲热的画面,总是冷不防刺进心里,变成永不愈合的伤。

建筑公司职员们积极邀约女主吃晚餐,因为这样就能降低男女主角过从甚密的疑虑了,女主就算再不喜欢与人交际,还是忍著去了。职员闲聊间说起某职员“情不自禁爱上有男友的女人”,男主说对付这种非分之想,就要重打后脑勺才能使他清醒。听著这话的女主,也仿佛被人打了后脑勺一样。可是就算听著男主夫妻、家人愉快的互动,女主依然无法克制地越陷越深。征信社一直跟踪著男主,女主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,与男主不期而遇、吃饭喝酒。为了保护男主不被绯闻缠身、为了做给都俊英看,女主向男主告白,故意引导男主重打她的后脑勺,好让征信社回去交差。

李至安被大叔打了之后顺势伏倒在地,用力演著“被狠狠拒绝”的戏码。李至安站起后,背著大叔往反方向大步走,她脸上的表情是什么呢?我想是:“太好了,我终于保护大叔了”被大叔拒绝的失落感,幸好有完成任务的成就感支撑著。

我的大叔 ep11

女主嚷嚷著:你如果不打我后脑杓,我就要告诉大家“朴东勋喜欢李至安”!男主打了,然后呢?这就代表男主对她没有同僚之外的情感吗?那为什幺女主偷偷拿回拖鞋时,男主心里会感到失落呢?男主回到家后,听见老婆与都俊英通话,原来老婆已经知道自己知道外遇的事情了。早上临上捷运前,突然沉重地无法迈开脚步,男主请了假,到山中寺庙找僧人朋友。僧人朋友告诉他,别把自己逼得太紧,凭甚么觉得“牺牲”你一个人就能让其他人得到幸福呢?“牺牲”不过是美化自己不幸的包装,不要把别人的人生背在肩上,先让自己幸福起来吧。

常务推选倒数一周,都俊英不相信男主会没来由地突然打女主,要求听音档,听出了女主深爱男主的心情,另外请了个前职刑警调查女主。女主请骇客朋友帮忙监视攻击男主的黑函,一有检举信来,就立即删除。男主闯进了都俊英办公室,并揍了都俊英一拳,质问他为什么要告诉老婆自己知道外遇的事,两人高分贝怒吼,引起骚动。女主要求男主在办公室人最多的时候开除她,男主则决定把话说开,人与人之间见过一面就不是毫无关系的人,亲切是基本的,若其他职员没有做到温暖对待,他会纠正他们的。男主不再被世俗眼光束缚,想帮助女主时就大方帮助,同时也纠正女主的目中无人。遇到难解的人际问题,并不是斩断连结就能彻底清理,真正该斩断的是对彼此的误解与偏见。这是女主头一次被正确教育了“与人相处”的问题。

而女演员崔宥拉则是告诉男主的弟弟奇勋,新戏拍摄不顺利,被导演骂得狗血淋头,在奇勋潦倒的鼓励下,有些展开的人生,又再度折叠起来了。每天醒来都想消失,但逃避太丢脸了,如果能有世界末日,全部一起消失就好了;如果南山不只是座山,来场火山爆发就好了。

我的大叔 ep12

老婆对男主摊牌了,为外遇的事向男主道歉。随之而来的是男主的崩溃,因为当老婆出轨的那一刻,男主就像是被宣告死亡一样,一个在婚姻中失败的男人。老婆也道出婚姻中里的悲伤,她要的爱是独占,而男主则放不下他的原生家庭,每天下班后三兄弟总跟社区亲友们喝酒聊天,只剩老婆自己被晾在家里。老婆极尽可能讨好男主看重的亲友们,可是却没能提高自己在男主心中的分量,甚至此时,男主并非生气老婆外遇,他气的是“孩子的妈外遇”、“我妈的媳妇外遇了”。

女主在与人应对上渐渐有了改变,得到其他职员的称赞。加班到深夜,男主在送女主回家路上,遇见刚从正熙餐酒馆出来的人们,反正都同路,也就一起走了。(这些人的声音想必女主都不陌生)女主虽然没有问候任何人,也没有接任何一句话,但是大家依然走著、聊著、帮著女主骂上司,没有人板起脸来要她回应。当正熙说到二十多岁时的故事,她问女主想到有一天也要老成40岁很害怕吧!女主回答“我倒希望能快点到这年纪,这样就能少吃点苦吧。”这句话,让原本嬉闹的气氛都凝结了,大家听下脚步,凝望著这个少女。正熙挽著女主,一行人安静地走完剩下的路。送到家门口,初次见面的大叔拉了拉大门,建议女主让房东换个坚固点的门才安全吧,大哥呼唤了隔壁栋的住户,他是清晨足球会的一员,大哥请邻居平时照看女主,因为女主是男主公司的职员。一行人各自散了,笑著说再见、晚安。女主第一次、第一次说了“谢谢”,认真的问候了这群温暖的人们。

奇勋原想找导演理论,为崔宥拉讨一口气。却在看毛片时看见了当年的自己。当年他在与崔宥拉合作时,总在片场暴怒、骂崔宥拉演技差,其实当时他已经知道电影剧本不够好,注定要失败,只好把气出在演员身上,崔宥拉刚好就是那个软柿子,被辱骂了就会失去方寸,越骂越错,最后一败涂地。奇勋对崔宥拉告解,同时也劝崔宥拉别继续拍这部片了。奇勋不希望其他人走冤枉路,告诉导演当年的状况,要睁眼看清楚、反省烂剧本。

女主主动找上男主老婆,告诉她都俊英要利用绯闻打击男主。男主老婆找来都俊英与女主三方对质,老婆撂下狠话,若都俊英敢对男主不利,一定会揭发两人的外遇、女主的假绯闻、以及朴常务被贬到釜山的内幕。都俊英卑鄙辩解,攻击男主都是为了要跟男主老婆名正言顺结婚;不过老婆也立刻反击,既然外遇都结束了也就没有必要继续攻击了。老婆知道了女主喜欢男主并没有生气,只要多一个人能帮助男主对抗都俊英,她的愧疚就能减少一点。常务推选大战,双方人马袍根挖底,会长听闻此事,要求两边都停手,不采纳所有黑函的意见。

常务推举会当天,王专务人马似乎买通了都俊英阵营的参考职员,因此都俊英临时将参考职员换成女主。面对众人质疑她与男主的关系,女主真诚坦率地说出男主的照顾是出于单纯的好意,而自己确实因这份好意喜欢男主、尊敬男主。会长临时出席听证会,人人都起立鞠躬,唯独女主坐著。会长听著女主说因为遭遇无数冷待与鄙视而冷漠的自己,在男主的关怀照顾下,开始有了“想要变成更好的人”的想法。在这公司的3个月哩,是她21年生命中最温暖的时光,第一次被当成“人”对待。即便今天她因喜欢上司而被解雇,她也依然感谢男主,并永远期盼“上岩E&C”这家公司能够永远兴盛。

会长离开公司时交代旁人,告诉男主这次要认真招待男主吃饭。(上次会长当面约男主吃饭时,男主回说我今晚有约了XDDDDD)

我的大叔 ep13

女主帮男主在会长面前记下一笔的功绩令其他女职员眼红,女职员暗示要说出女主曾主动亲男主的事情,女主则以女职员的婚外情反威胁。男主的兄弟知道了男主老婆外遇,悲愤交加。朴东云常务一直在追查陷害自己的人,逐渐有了眉目,女主监听到这消息,立刻转达骇客友人,希望他提高警觉,骇客友人则希望女主也一起跑路、避风头。女主为了想多留在男主身边一天而迟疑了。债主的儿子跑到骇客友人家里,搬走了监听用的电脑、存档,令都俊英的人马白跑一趟。

静熙到山中寺庙找出家的前男友,对他怒吼这二十几年来的痛苦与思念。其实早在静熙露面之前,僧人就已从衣角认出了静熙。二十多年来的隐世修行并没有令僧人完全忘记静熙,僧人闭关打坐,与外界隔绝。

第二轮常务候选听证会展开,都俊英阵营提出男主所设计的三栋建筑,有结构不稳被投诉的状况,质疑男主的工作能力。男主每年都会到自己所设计的建筑中巡视访查,这是他固定的习惯,因此面对质疑,男主一一说明了原因与应对方式,并指出公司制度不全之处。女主的杀人前科也在听证会中曝光,男主为她解释了法律上判为正当防卫,女主并没有错,但仍在公司引起骚动。男主为此相当愤怒,连法律都要保护的孩子,却在职场生活中被血淋淋揭穿不愿公开的过往。此时女主已默默离职,只留下送给男主的拖鞋留在男主抽屉中。

我的大叔 ep14

女主用公共电话与男主道别,为了躲避警察的追踪,换了电话号码。没有拿回录音档案,令都俊英忐忑不安,此时债主的儿子企图利用录音档威胁都俊英支付钜额。女主主动上门来找都俊英,为的是要跟都俊英串供,不要说出婚外情的真相,都俊英敏锐发觉女主只是为了保护男主,并非是要让自己脱罪。眼前这个收了他两千多万的女孩,竟然背叛他,深深爱上他的对手,令都俊英怒不可遏。都俊英告诉女主他不怕外遇曝光,女主则以她的杀人前科暗示都俊英,敢伤害男主的人,她都会杀掉。

会长听闻女主因杀人前科被曝光而离职的消息,下令要找到女主,至少要亲自向她道歉并为她谋职,才能心安。在会长的施压下,男主快速通过常务遴选,社区内欣喜若狂,众人聚在静熙家庆祝。大哥的老婆刻意提起僧人的往事,僧人跟男主是同学,当年是叱吒学校的两大男神,男神出家后,静熙心碎,从此僧人的话题成为禁忌。然而僧人也是他们的故友,不应该成为禁忌话题,因此他们将僧人视为回忆,从禁忌中解封。然而静熙依然为往事痛苦,过著行尸走肉般的生活。

骇客友人被逮捕了,做笔录时刻意用了朴常务对男主说过的话,让朴常务怀疑是男主设局。随后朴常务发现男主被窃听了,要求男主不动声色,利用被窃听设陷阱,想误导女主出面。男主回想起前阵子的种种巧合,虽然有些崩溃,但最终愤怒的对象是都俊英,男主去找都俊英兴师问罪,听著都俊英视自己为最大受害者,男主愤怒地殴打都俊英。都俊英说出了女主跑路前,曾来找他串供一事。男主明白了,女主不仅懂他,而且一直在他面前挡下都俊英的攻击。

我的大叔 ep15

监听、陷害、刻意接近等手段被揭穿了,女主无法解释也无法辩驳。虽然女主早已真心喜欢上大叔,但也改变不了最初为了钱想害人的事实。女主听著电话另一头,大叔要他道歉十次的话,忍不住倒在路上不断道歉。男主将女主的处境告诉老婆,老婆答应帮女主打官司,务必会让她获得缓刑。男主老婆知道女主奋不顾身保护男主的决心,加深了背叛婚姻的罪恶感。此时此刻若能帮女主一点,就等于是拯救了自己一点。女主知道男主最大的弱点,是不希望不光彩的事情被公开,因为这会让他的家人、朋友们伤心。可是此时此刻,如果公开一切能让女主不被判刑,那么男主完全愿意承受公开一切带来的伤害。

债主的儿子逐一听著女主的窃听音档,听见女主形容自己“曾经是个善良的孩子”,只是爸爸在被自己爱过的女孩杀了后,眼神已与以往不同。当爸爸到女主家讨债时,债主儿子总会替女主挨打、背受伤的女主回家。“债主儿子因爱过女主的记忆而痛苦;女主则因她曾经善良的记忆而痛苦。”债主儿子听著这样的解释而落泪,却又愤怒于男主的注解:“因为遇见一个错误的大人,让两个孩子都受苦了。”

男主不断透过手机传话,情绪焦躁不安,并不知道女主因为过于内疚而病倒,已经不敢再听窃听内容了。清洁员老伯将女主的落脚处透漏给男主,男主飞奔前往,两人一见面,女主没有表现出内疚,反而是虚张声势地嘲讽男主太笨,才会被人利用、被人欺骗。男主没有兴师问罪,而是向女主道谢:“听到我一切不堪的人生后,还能站在我这边,所以感谢你。”、“就算现在我要死了,也觉得幸福,因为你觉得我可怜而心疼,我却更心疼因此而心疼的你。像你这样令人心疼的孩子,怎么能心疼我这样的大人呢?我要是不能过得幸福,你就会一直心疼这样的我,看著这样的你,只会让我心痛得要死。”因为这样的心情,让男主有勇气接受、公开人生中不完美的一面,丢不丢脸一点也不重要了,那都只是别人的想法,对自己毫无意义。人生不会被流言蜚语摧毁的,即便经历这些事情,一样可以幸福的。这番话,让女主知道两人的心思是一模一样的,这些话就算从女主口中说出来也是100%吻合,两人都希望彼此能够幸福,而最好的方法,就是先让自己幸福起来。

男主带女主到医院治伤,女主问男主不讨厌她吗?男主说,当你了解一个人之后,那人无论做了什么都没关系,因为你都可以理解他。女主回想著窃听的一切,告诉男主,他的话、他的思想、他的脚步声、他的一切都很美好。听著男主的一言一行,让女主第一次知道什么是“人”。女主到静熙家小住,听著男主回家的脚步声,删除了窃听软体,以后再也不能听著男主的一切,她伤心的哭了。

会长终于约到男主用餐,男主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,并请辞常务一职归还给朴东云常务。会长虽然惋惜留不住男主这人才,但也答应帮女主居中斡旋,让朴常务不追究女主的罪责。还打算邀女主一起吃饭。

我的大叔 ep16

前往警局自首前,男主载女主去疗养院探望奶奶,而这也是此生最后一次的探望。奶奶曾说女主身边有男主这样的好人,奶奶就能安心去世了。奶奶告诉女主“由男主串起的一连串缘分,神奇又珍贵,女主唯一能报答他们的方法,就是让自己过得幸福。”这是一个长辈对于苦命孙女的幸福盼望。在艰苦的成长过程中,偶然遇见了难以负荷恩情,刻意逃离或被束缚都是问题,确实只有照顾好自己、让自己过得幸福起来,才是唯一解答。

男主大哥自从经营清洁房起,将私房钱一张张贴在地毯下,想像著累积到一千万韩元的那天,他们三兄弟要开名车、西装笔挺地去挥霍一日,那将是大哥灰暗人生中最辉煌的一天。西装笔挺、挥霍积蓄这两点说对了,只不过开的是灵车、买的是花篮与灵骨塔。大哥毫不犹豫将辛苦清洁积攒的钱,全拿出来给女主办丧事,社区邻居、足球同好会、建筑公司职员们都到了。祭品一件不差地摆上桌,宴席满座,前来吊唁的清洁老伯也称赞奶奶有福气。虽然跟预想的情节不一样,但这确实是大哥人生中最辉煌的一天。

僧人出关,下山来找静熙。他明白了自己多年来一直避开这个社区,是因为自己从没放下过,对于当年出家的决定怀有愧疚,觉得对不起家人、朋友、女友。如今,他不想再逃避,不想再守著这个心结,因此主动来找静熙,也希望静熙能够解开心结,再次幸福起来。

债主的儿子怀著对女主的眷恋,在都俊英将要抢走录音档之际,把档案快递给了男主,成为重要的定罪证据,都俊英卸下代表职务,女主没有被判刑。会长请女主吃饭,并为女主谋了个在釜山的工作。女主搬离了静熙家,最后绕了一次社区小路,跟邻居们道别。男主并没有跟老婆离婚,老婆到了国外,边读书、边照顾儿子。男主自己开了建筑安全诊断公司,当了老板、赚的比从前多了,从前的部属们跟著男主一起工作,似乎一切都步上坦途了,可是男主偶尔仍在独处时痛哭。

隔年,女主成为了正式职员,获得老板青睐,调任到了首尔总公司。女主有了朋友们,平时还上课教授手语。在首尔咖啡厅里,女主认出了男主的嗓音,两人重逢,女主展现了蜕变的模样,这次女主可以请大叔吃饭了,但也只是握握手,给彼此留下有些遗憾的背影。“至安”终于抵达人生的坦途。

男主弟弟奇勋跟女演员宥拉的故事线一样写得很美。女主奶奶的丧礼上,当职员问起奇勋职业时,宥拉强调只是“暂时”做清洁工。对于已经放弃电影梦的奇勋来说,宥拉的回答明显是瞧不起清洁工的职业。交往过程中,宥拉一直希望奇勋不要放弃他的电影才华,而奇勋因为不敢重启埋藏的电影梦,刻意误解为宥拉瞧不起自己的职业。两人分手后,奇勋到电影院看了宥拉的作品,被宥拉的演技感动。当年的鳖脚演技,宥拉付出了多大的代价终于克服了呢?宥拉人气窜红,获得大品牌的代言机会,这一切不是凭空得来的。奇勋重拾纸笔,一句句写下电影脚本,重启他的电影梦。---比起两人争吵、流水帐式地带过,编导让奇勋待在同一房间里,独自讲著电话,搭配窗外景色的变换,让这一切表现地更真实自然。让人看了心头好热。

 


回放第一集发现,杀瓢虫的开场藏著满满的看点,处处呼应著后面的剧情,必须回放才能深刻感受。表面上只是个简单的过程:一个女职员将瓢虫看成了虎头蜂尖叫起来,男职员们既害怕又想帮忙地聚集,男主上前来要生擒停在女主手上的瓢虫,女主啪一下杀死了瓢虫,从头到尾面不改色。还有遗漏的看点:

  1. 男职员一开始畏畏缩缩,却在瓢虫死后争相吹嘘自己杀过青蛙、杀过鸡、杀过兔子....“大叔,果然是一种只剩一张嘴的生物”
  2. 男职员小声抱怨女主“只是一瓢虫,让部长放生了多好,何必杀掉”......对女主来说,杀虫、杀人没有差别,只要需要杀掉的话,就杀吧
  3. 男主说小时候三兄弟曾帮忙爸妈杀猪,现在连瓢虫都不忍杀,因为小时候“不懂事”。没有心结,杀什么都无所谓;若有心结,再微小的生命都不忍伤害。(这一段还没有揭示,想必与寺庙里的僧人、正熙有关。)
  4. 男主不同于其他职员,他明白生命的厚度,懂得体察万物的无可奈何之处,所以他不责备女主,看见女主大把大把抓走了茶水间的即溶咖啡,只觉得女主身世可怜。

后来在捷运上,也只有男主注意到天寒地冻的时节,还穿著单薄短袜、露出脚踝的女主。当他跟别人形容女主“总是穿得很冷”,并非在嘲笑、贬低或同情她的衣著,只是纯粹心疼这个孩子。


关于正熙和僧人的戏份,一直不知该如何著墨,直到前几天与人聊起时才想到。

正熙与僧人刚好完全相反,一个放不开早已远去的人,苦苦困了自己20年;一个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,其实他只是躲了20年。两个人的生命被彼此的执念缠绕、困住,成为两具空壳。即便最后看清了,最珍贵的青春也已经逝去了。剧中没有交代僧人为何非要出家不可,不过,出家本来就是佛缘,不是逻辑常识可以说清楚的。

 

文章由她不热发表,更多精彩下载体验。